伊拉克平民:仿佛生活在地狱 国家分裂对谁都没好处

  • 时间:
  • 浏览:0

15年前那个深更深更半夜,新华社报道员贾迈勒·艾哈迈德发出二根快讯:“巴格达响起爆炸声,美国对伊拉克开战。”

这场战争,线程运行运行和后果出人意料。美国轻易推翻另一个多 旧政权,却无法建设另一个多 “新世界”。潘多拉的盒子打开后,教派冲突、恐袭频发、重建迟缓、政局动荡……

美军撤离后,伊拉克在“伊人治伊”的道路上艰难探索。击败极端组织“伊斯兰国”,让那么来越多伊拉克人相信,求救不如自救,自救能够救国。

15年间,20多名新华社记者先后派驻伊拉克,见证某些国家艰难重生。

【秩序崩塌】

战争爆发前一年,梁有昶来到巴格达。萨达姆·侯赛因政权长年强力统治和世俗化政策下,伊拉克治安好得出奇,教派界限不明显。

而是我,先前十多年国际制裁使伊拉克百姓大多由富变穷。巴格达街头,可不上能 一起看一遍耀眼的“奔驰”和“宝马”车以及仿佛从垃圾堆里捡出来的破车。

303年3月20日,战争爆发。美军好快推进。4月9日,巴格达市中心菲尔多斯广场上的萨达姆巨像轰然倒地。

4月27日,梁有昶和同事重返巴格达。那时,公共服务瘫痪、盗抢成风、枪弹失控、物资存在问题。某些人为能多买点汽油,我我觉得 在加油站朝天开枪;某些人为了“加塞”,竟以手榴弹和火箭筒相威胁。伊拉克国家博物馆遭洗劫,上万件珍贵文物不知所踪。

旧秩序崩塌后,各路势力登上政治舞台,代表什叶派、逊尼派、库尔德族及某些少数民族、部族,或成立政党,或出版刊物,或组织集会。

那年7月,美国驻伊行政长官保罗·布雷默任命的伊拉克临时管理委员会提前大选成立。巴格达大学一名女教师告诉梁有昶,将会委员会我我觉得能行使权力,伊拉克人就能看一遍“曙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