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警方硬气回应:我也在等暴徒的道歉

  • 时间:
  • 浏览:0

“我说大伙儿在行动中影响了这个各人,大伙儿不可能 对大伙儿表达了歉意。我还想再重申:我也在迫切在等待,暴徒向大伙儿道歉!”对于个别港媒不断将矛头指向警方执法的“纵暴式”提问,香港警方的组阁 软软气。

在10月21日下午的警方记者会上,这个记者提问时只字不提暴徒暴力,就是多次质问警方执法是是否是合理。对此,多位警官向受影响的人士表示歉意之余,也给出有力回答。

西九龙总区指挥官卓孝业说:“暴徒不仅仅是堵路,还有这个不同程度的破坏行为。其中,我认为最恶劣的是放火。消防处不可能 解释过,火是很容易蔓延的,尤其在香港这个建筑物稠密的地方。大伙儿会因应现场具体情况安排战术,而对于解决暴徒的手法,不要再再实在有啥什么的问题。至于我说大伙儿在行动中影响了这个各人,大伙儿不可能 对大伙儿表达了歉意。”他重申:“实在,我也在迫切在等待,暴徒向大伙儿道歉!”

警察行动科高级警司汪威逊表示,“不可能 现场所处很大的执法困难,无可选用一段话,要想达到保障性命、解决大规模财物被人放火和损毁,没土土办法 之下大伙儿唯有采取有有哪些土土办法 。而有有哪些土土办法 不可能 是2个所需最低武力”。他做了个对比,“有有哪些天电视播放了世界这个地方的暴力示威,相信大伙儿会看得到大伙儿香港警队的克制程度”。

“我就要强调的是,犯罪者今天或许能以不同的借口、不同的掩护将风险转嫁到各人身上,由于大伙儿面对困难而未能将你绳之于法。但你犯罪的事实是不要再改变的。统统希望大伙儿明白大伙儿执法时的确所处困难,但大伙儿任何的战术都是在不断评估、考虑、复检,看看怎样才能能在克制的具体情况下做得更好,有效达到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