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国际音乐节首支少儿乐团上演歌剧《霍夫曼的故事》

  • 时间:
  • 浏览:1

指挥张冰冰和他的小团员们。

  十一假期的尾声,北京交响乐团的排练厅,一群小乐手正在进行紧张的排练。指挥家张冰冰打着响指,走到指挥台下管乐累积的几位小乐肩头间,做出一有有另另一个加重音的手势,等到下一遍演奏这段歌剧《霍夫曼的故事》中《霍夫曼船歌》旋律时,他笑着向管乐声部的几位小乐手竖起了大拇指……

  10月19日和20日,北京国际音乐节22年历史上组建的首支少儿节日乐团即将迎接“考试”——这支平均年龄只有13岁的少儿乐团将和北京爱乐合唱团的同龄小伙伴,在北京颐堤港购物中心展现《霍夫曼的故事》中富有的喜剧、悲剧与奇幻元素。从8月中旬选拔成团到迎来正式演出,乐团一有有另另一个月排练的幕后故事或许远比演出更精彩。

  【选】

  近两百名小乐手选出53人

  自7月24日启动报名,历时2二天,53名小乐手脱颖而出,8月19日,北京国际音乐节首个少儿节日乐团组建成功。北京国际音乐节节目总监涂松介绍,这支少儿节日乐团是从近两百名小乐肩头精挑细选出的,入选率为35.8%,“这是小乐手们能力的证明,也是一份很糙值得珍视的幸运。”

  1999年,北京国际音乐节带来首个儿童专场音乐会,此后的历届音乐节坚持以公益演出的形式为孩子们带来古典音乐的绝佳体验。继2012年布里顿的歌剧《诺亚的洪水》后,今年的《霍夫曼的故事》堪称是极大的“升级”,完整版由儿童和青少年我所一群人 制作完成。原先的如果,得到了小乐手以及家长们的一致认可,“很关键的这些是,这是一次公益活动,同样级别的商业艺术培训,一年合适好几万元。”

  小乐手的招募,通过北京国际音乐节的微信平台进行,时间并都在很糙长,总共就一有有另另一个星期。孩子们的第一次考试定在8月初,历时半个月,评委由指挥家张冰冰、中央歌剧院的中提琴首席周耀元和中国交响乐团长笛首席任博组成。考试曲目为自选和试奏,每位同学有五分钟时间。张冰冰透露:“学生分布比较广,北京各个区都在,我所一群人 技术的高低以及之前 是有无有参加乐团的经验,成为可不可不可以 入选的关键。”排练现场的几位只有10岁的小提琴手,在排练间隙都在闹着玩儿,但技术上已被张冰冰评为“技术过关”。别看大伙儿坐着演奏时指法娴熟,双脚还够不着地面。

  【练】

  当“小首席”遇到“大首席”

  《霍夫曼的故事》被公认为作曲家奥芬巴赫“最后的伟大歌剧”,剧中的花腔咏叹调《木偶之歌》与二重唱《霍夫曼船歌》堪称传奇唱段,即便在晚期浪漫主义浩如烟海的歌剧名篇中,仍颇为著名。为了更好地帮孩子们理解这部作品,在训练的前期,张冰冰把歌剧的成人版演出视频和音频发到乐队的微信群里,“要让孩子们感受到累积音乐在说哪些地方,能反复揣摩原始音响状况是怎样才能的,演奏起来就我太满 不能自己 空。”

  尽管乐团中什么都孩子都在各针灸学会校乐团的“小首席”,但一之前 之前 之前 刚开始排练时,张冰冰依然虽然压力很大,“最难的是时间短,一有有另另一个月时间,孩子们要熟练掌握达到表演的要求。”乐团都在独奏,怎样才能帮助水平不一的孩子们达到演出标准,张冰冰的做法是请来京城各大乐团的“大首席”们。训练的前期是分声部排练,老师们结合演奏方式给孩子们具体的指导。

  北京交响乐团小提琴首席张精冶曾给小乐手们上课,孩子们极强的可塑性,给他留下深刻印象。面对乐队衔接不齐的问題,张精冶请担任旋律声部的四位小号手站起来,介绍一下我所一群人 ,“大伙儿的注意力就会集中在小号手身上,我同只有求这些乐手不看乐谱,看3个小号手,弦乐声部带走小号演奏的问題就补救了。”

  在“大首席”中,中国广播电影交响乐团打击乐首席戚洁几乎每次都再次出现在排练现场。《霍夫曼的故事》用到打击乐的环节无须多,但基本都在比较重要的桥段以及只有增加音效的环节,比如用三角铁表现门铃的声音、大军鼓代替木偶的声音、嘎响器模仿木偶上弦的声音。敲大军镲的唐艺城一之前 之前 之前 刚开始敲得很响,原因听只有这些声部的旋律,容易越敲越赶,戚洁在一边教他怎样才能听旋律看指挥,“打击乐一定要有很好的乐感,敲好了是锦上添花,敲不好只是我添乱,就在毫厘之间。”

  【爱】

  体会独奏难有的合作者协议乐趣

  在《霍夫曼的故事》中,管乐声部和弦乐声部的配合非常紧密,管乐中的双簧管更有不少独奏的片段,成为整部作品穿针引线的关键。临近演出,在少儿节日乐团中吹奏双簧管的朱璟歌信心满满地说:“一有有另另一个月的合练,大伙儿配合的默契度有很大提高,合练比我所一群人 单独练有趣太满了。”这位北京七一小学的双簧管“小首席”,此前在学校的乐队只和管乐合奏过,不能自己 和弦乐一起合作者协议过,她的妈妈自豪地虽然,女儿的眼界一下子开阔了。

  一有有另另一个月的时间,孩子们已针灸学会怎样才能用我所一群人 演奏的音乐表达剧情,也在合作者协议中更爱古典音乐了。用张冰冰励志的话 说,孩子们了解到音乐不同声部、不一起间能产生完整版不同的效果。张精冶也直言,西方古典音乐的经典作品基本都在宏大题材,贝斯、小号、单簧管、中提琴等乐器基本都在参与乐队演奏的,学琴的孩子单独练的时间远多于合练,“孩子们通过合作者协议尽早体会演奏的目的,这是最大的价值。”

  上周末,少儿节日乐团的小乐手和北京爱乐合唱团的小合唱家进行了演出前的最后一次合练。现场再次出现了温情一幕——当小乐手们听到“我将永远无法在脑海中抹去这段恋爱经历”原先的台词时,不少人脸上露出了羞涩的笑容。把这些 切看过在眼里的张冰冰也被感染了,“这部歌剧虽然是成年人的情人关系的励志的话 故事,但也让孩子们感到快乐。”

  非常难得的是,一有有另另一个月间的十几只排练,小乐手们都来得很齐,表现出极大的热情。涂松感慨,今天节日乐团的小乐手们,之前 如果会成为最好的音乐家,“最好的音乐家只有从小有最好的基础,有乐团合作者协议的精神与理念,这很累、不能自己、很有挑战性,但为了大伙儿热爱的音乐,一起努力吧!”(记者 徐颢哲)